第182章 为将来谋划
书名:重生后我娇养了纨绔驸马 作者:云清吧 本章字数:2161字 更新时间:2021/07/31 10:00:19

明二夫人听着明耀字字句句都是在说欢喜对他有多好,字字句句都是在护着欢喜的意思,不由得怒极攻心,不管不顾地吒骂道:“我怎么生出你这么个狼心狗肺的东西,娶了媳妇就把父母之恩都忘到脑后去了,难道你从小到大,你父亲都没有为你求过明师,我不曾为你殚精竭虑不成?”

欢喜见明二夫人气极败坏的模样,担心由着她再说下去,会出现无法挽回的局面,抬手示意小丫头们先退下去,端肃着神情上前一步,“婆婆有话进屋说吧,别让下人看您的笑话。”

明耀羞愧地转身面对欢喜,想替明二夫人向她赔罪,又担心明二夫人气头上听到,会更加说出一些不管不顾的话来,让情况更加难以控制。

欢喜自然明白明耀的为难,对视一眼微微摇头,然后继续向明二夫人说道:“婆婆对本宫多有不满,本宫心里自然知道,只是没想到婆婆会这样不顾体面的在下人们面前发作,还真是让本宫大开眼界。

如果婆婆想继续在院子里,当着下人的面大吵大闹,本宫倒是不介意,只是婆婆以后都不在京中走动了吗?”

明二夫人被欢喜训得脸色紫胀却又没话可以反驳,一甩袖子,气狠狠地先往正屋里去了。

欢喜朝明耀摆摆手,示意他不要跟上去,“本宫接下来要跟婆婆说的话,可能会有点不太好听,驸马在跟前儿婆婆面子上可能会有点挂不住,还是先去书房看书吧。”

明耀也知道这样下去不是办法,早晚有一天闹的最后的情份都不见了,狠了狠心向欢喜点头转身回书房去了。

欢喜命百灵和喜鹊在门口守着,自已缓步进屋,开门见山地问明二夫人,“婆婆此来可是为着碧柔出嫁的事?”

“是又如何?公主的手伸的未免太长了些,连我的外甥女的亲事都要横加干涉,公主不觉得过分了吗?”明二夫人见明耀没有跟进来,心里的滋味好不难受,说话更加不客气起来。

欢喜也没有往内间让明二夫人,径自走到上首坐下,平静地抬头与明二夫人对视,“如果能有个真心为碧柔考虑的人帮她操持,本宫也的确不想管这些琐事。

只是她家里那个样子,婆婆也知道,本宫也不必再多说了,婆婆这里呢,平时看着对碧柔多么疼爱关怀,真遇上事了也是指望不上。

本宫跟碧柔交好一场,怜她自幼孤苦,替她在婚事上操心些也是应该。”

“你……你胡说。”明二夫人气得额头青筋暴起,也顾不得什么尊卑有别了,指着欢喜斥问道:“碧柔是我的亲外甥女,从小到大我疼她跟疼耀哥儿也差不多了,但凡她来了,吃的穿的用的,哪一样不是比着耀哥儿?公主出身高贵,就能够信口开河诬蔑于我吗?”

欢喜勾唇浅浅一笑,抬手向下压了压:“是非公道自在人心,婆婆何必气急败坏。

您也是当了一辈子主母的人,经过见过的事比起本宫多了不知多少,难道您就真的想不到,您留下碧柔从明府出嫁,会让她的婆家对她不满?别说您是为了给碧柔在婆家撑腰装脸,这话您自已信吗?”

明二夫人被欢喜戳破心思,脸上顿是青红交错,想辩驳却无从辩驳得起,不辩驳岂不是坐实了欢喜对她的指责,又气又急不知该说什么好了。

欢喜起身缓步走到明二夫人面前,语气平和地继续说下去:“其实婆婆今天是为何而来,您心里自然是明白的,本宫也猜到了那么几分,索性我们就开打天窗说亮话吧。

本宫自问进了明家后,从不曾有过半分逾矩之处,时时事事以驸马为先,在祖母和婆婆面前也从不曾摆过公主的谱,碧柔是婆婆的外甥女,本宫也与之真心相交,处处为她的将来谋划。

婆婆又是如何对本宫的?用陪嫁的宅子给驸马养外室、为着园子里没人吃的果子在驸马面前对本宫横加指责、不惜用碧柔的婚事跟本宫赌气,婆婆真以为别人都是傻子,看不出您是在针对本宫不成?

本宫今日想问问婆婆,您为什么对本宫如此不满,如果您看不惯本宫身为公主却执意要嫁进明家来,可以直接告诉本宫,本宫明日就搬出去。

只是之后一切就都要按着规矩来,您想见驸马,要提前递帖子到本宫府上,女官允准了您才能跟驸马相见。

本宫原本是不忍驸马无法在婆婆面前尽孝,才委曲自已成全婆婆,没想到却令婆婆不满了,那么本宫的委屈岂不是成了笑话,那就一切按照规矩来吧。”

明二夫人被说得哑口无言,她只是想把公主赶出明府,却不是要让明耀也跟着遵守规矩不能轻易回家来呀。

不由得心神大乱,质问欢喜:“公主这是要与我为难吗?”

欢喜气定神闲地摊开手,满脸无辜地反问:“婆婆这话说的实在让本宫不解,本宫好心嫁进明家,让婆婆能得享天伦之乐,您不满意。如今本宫随您的心意搬出去,您又说本宫故意为难您,要不您教教本宫,本宫该如何做,才算是刚好合您的心意呢?”

当然是欢喜自已搬出去,让明耀留下来,偶尔去公主府打个转应个卯就回来呀。明二夫人心里这样想,但是却也自知是无理至极的要求,没办法宣之于口。

欢喜等了片刻,见明二夫人死死咬着嘴唇不说话,轻叹一声起身走到她面前,淡淡说道:“婆婆既然还没想好,那便先回去吧,什么时候想好了,什么时候来给本宫说一声也就是了。

不过本宫要先跟婆婆说一声,本宫的恶名京中大概早就传遍了,之前本宫是看在驸马的面子上,不忍见他左右为难才多番忍让,可不代表本宫就转了性子变成颗软杮子可以任人拿捏了。”

明二夫人对着欢喜平静无波的眼神,不知怎么就突然感觉背上发冷,告辞的话都没说,转身匆匆离开了明晖堂。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